您所在位置: 主页 > 陕西 > 教育资讯 > 中考资讯 >

抽样研究警示:西部农村近半初中生IQ偏低

中考资讯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2016-12-21 16:38:36 浏览:

   


主导研究的斯坦福大学教授罗斯高认为,这是中国西部农村家长对幼儿早期养育不当,孩子在0到3岁缺乏认知刺激造成的后果,也解释了为何到了初中阶段,西部农村的辍学率偏高

  西部农村初中的辍学率高,究竟该归因何处?是职业选择渠道狭窄、未来工资期望低,造成“教育无用论”蔓延?还是留守儿童比例较高,多数家长对孩子的管理鞭长莫及?或是仍有其他的原因?

  近日,由斯坦福大学发展经济学教授罗斯高领衔的一项研究结果,给出了破解西部农村高辍学率问题的另一条线索。

  研究团队在陕西榆林和甘肃天水的农村地区初中生中进行抽样测评,竟发现样本中的2500名初中学生,约有半数IQ低于90。这一结果,意味着这批学生的知识吸收能力,很难接受现有的高中及大学教育。而由政府统一制定、内容偏难、教学过快的初中课程,又往往让这批孩子难以跟上学习的脚步,最后遭到老师放弃而导致辍学。

  这项抽样调查研究是由REAP,即“农村教育行动计划”主导开展的。REAP是由美国斯坦福大学、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实验经济研究所、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等机构共同合作的研究项目组,多年来通过随机大样本的干预研究,进行公共政策倡导,相关研究成果并曾多次获得有关主管部门的积极回应。

  2016年9月,REAP在陕西榆林和甘肃天水两地的农村地区,随机抽样选择了100所初中的2500名初二学生,并进行了两场IQ测试和一场标准化数学考试。

  两种IQ测试分别为WISC(韦克斯勒儿童智力量表)和RPM(Raven's Progressive

  Matrices,瑞文标准智力测验量表),罗斯高称,这两项测试都是非常普遍的IQ测试,在中国城市地区有大规模的测量获得的常态模型(不同IQ在人群中的分布情况)。但是,这两种测试,在中国农村还“基本没用过”。

  近日,REAP完成了在天水和榆林的测试结果分析。两种量表的测量结果相近。

  WISC量表的结果显示,陕西榆林和甘肃天水的农村初中被试者中,分别有46%和66%的学生IQ低于90。RPM量表的结果中,陕西榆林和甘肃天水两地的结果,分别是47%和49%。

  罗斯高告诉财新记者,IQ低于90,意味着有一定程度的智力问题,“在美国,这样的孩子都放在特殊教育学校”。

  低IQ或为高辍学率原因之一

  而在中国,罗斯高认为,这些IQ低于90的孩子,多数在中学阶段就辍学。REAP曾于2007年至2013年间,在山西、陕西、河北和浙江等四个省的262所农村初中、46所普通高中和107所中职学校,跟踪了约2.5万名学生。研究估计,在贫困农村地区,约有一半学生,在初中时便已辍学。

  为了搞清楚低IQ学子在课堂上的表现,REAP进而做了一项测试。

  研究者随机选取IQ成绩分别为110、100、90的三个同班级学生,把他们的名字写在一张纸上,然后研究者和他们的老师进行交流。交流时,老师们均不知道这些孩子的IQ得分。研究者一共询问了66名老师,其中65名都对IQ为90的孩子作出了负面评价。评价有两类,一类称这个孩子“不聪明,学习能力差”;另一类称这个孩子“坏,表现不好,在教室里捣乱,是家里没管好”等等。

  当老师们被问及他们如何对待这些孩子时,66名老师都表示“没办法”,并认为“不值得花时间在他们身上”,而老师们还认为,为了不影响整个班,只能在上课不理他们。

  罗斯高表示,在中国农村的初中学校里,有大量的孩子不学习,主要原因是初中的课程都由政府统一制定,课程进度太快,而且学习的内容很多,“都是学习代数、几何、物理、写作、外语”等等,难度也相对大。IQ偏低的学生难以学习,学习落后之后又往往被老师刻意忽略,最终导致了辍学率高企。

  远期归因:首个1千天养育不当

  罗斯高提出,儿童到三岁之后,IQ就较难再提高。在儿童早期发展领域,存在一个“一千天假设”──即婴幼儿的认知水平在0-3岁的第一个1000天里就已基本建立。此后的养育、学习对认知水平的提高都不会太显着。

  REAP进行的大量研究也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这一假设。

  从2013年4月至2015年4月,REAP对陕西商洛、安康、汉中三个市1824名3岁以下的婴幼儿进行了测试,发现当地53%的贫困农村汉族孩子,在24—30个月大时,IQ低于90。据罗斯高介绍,此后,REAP在河北、云南贫困农村地区的类似测试,也得出了近似的结果。

  此外,REAP在过去十几年间,还进行了多项面向中国西部贫困农村地区的干预研究,总样本数达到13万名以上的高中及高中以前阶段的儿童和其家庭。

  罗斯高称,长期以来,让研究团队成员不解的是,10多年来的进行的50多个干预项目中,有70─80%在小学阶段开展的干预是有效果的。但是,在初中阶段开展的8次干预项目,没有一次成功。

  结合最新的研究结果,罗斯高认为,一切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,在初中阶段,由于课程难度大、进度快,对低IQ的孩子的激励已经难以奏效;而成绩较好的学生往往已经一心学习,即使增加激励,也很难有提高的空间。

  恐影响中国产业升级前景

  如果上述逻辑链成立,罗斯高认为,中国农村地带有为数可观的孩子IQ偏低,或将给中国未来的产业升级之路,投下深远的负面影响。

  “很多人会问,以前我们不也是这么长大的吗?”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中心研究员张林秀曾对财新记者说,“问题是将来的就业市场,和以前的就业市场是不一样的。能干农活的,不一定能在城市参与竞争。”

  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罗仁福表示,这个问题如今显得如此紧迫,是因为中国发展得太快。过去几十年里,中国从农业社会一直发展到后工业社会,完成了发达国家百余年的发展历程。但在农村地区培养的上一代人口,只能充当农业社会的劳力和工业社会前期的流水线工人,无法成为此后的高级技工甚至创新人才。

  罗斯高举例称:“郑州的富士康招工时,会进行智力测试,如果应聘者IQ测试成绩太高,则不会被录用,因为富士康的工作非常简单,培训新员工只需要12分钟,如果员工IQ太高,很快就会对工作厌烦。”

  但是,罗斯高说,“现在的问题是未来低端就业机会会越来越少,这些孩子以后怎么办?如果有这么多劳动力的IQ水平较低,未来中国如何怎么变成发达国家?”罗斯高对未来表示担忧。

本文内容来源于网络,由竞技宝app苹果版下载团队整理编辑发布,如有侵权请联系客服删除!

热门课程

  • 伊顿名师高一英语听说能力培养一对一辅导课程

    立即报名
  • 伊顿名师人教版高一数学必修1一对一课程辅导

    立即报名
  • 伊顿名师新高一英语暑期预科班

    立即报名